in silence

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他和她【1】

他和她是恋人。
他养了三只猫,她也养了三只猫
他养的猫是暹罗、美短和橘猫,她养的猫是豹猫、美短和白猫。
“你喜欢美短吗?”他问。
“喜欢。”她说。
“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压断炕。”她抱着橘猫笑嘻嘻地去蹭他的脸。
“它很瘦的,”他反驳道,“哪有你那么胖。”
“你闭嘴!”她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比他矮十公分,体重却和他一样这件事始终令她耿耿于怀。
“好好好,不说了,”他举起手笑着投降,向前一搂把她揉进怀里,“一点都不重的,好不好?”
她气鼓鼓地环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有一天她心血来潮,想让他帮她化个妆,坐到化妆台前想起他的黑历史突然慌了起来,抓住他拿着化妆蛋的手凶巴巴地说:“我警告你你可悠着点,画丑了我要找你事儿的。”
“怎么会呢,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有的时候拍戏出活动还不是自己画的。”他捏着她的脸揉了两下,拿喷雾呲她。
“唔唔唔你!”她去挠他的手,却被摁着脑袋又呲了几下。
“我靠你……!”
“好~乖啊,”他揉开她脸上的水,轻拍了几下,“你看看你,我还没干什么呢就炸毛了。”
“哼,”她揪着他的衣角,闭上眼睛。
最后。
“还行吧,没我化的好。”她美滋滋地照着镜子说。

他喜欢跳舞。
她偶尔也学个舞,但是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
“连下腰都不会,”他吐槽道。
“那又怎么样了嘛!有本事你教我跳啊!”
“教就教,走啊!去练习室!”他突然变得很有气势起来。
“不,不了吧,”她突然怂了,缩在他怀里看平板上他的舞蹈视频。

工作室发来消息的时候,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回去。
“为什么不呢,”他将她的头发绕在手指上打转,“你首先是Y&H的设计师,然后才是我的女朋友,我去工作的时候,你会不会很孤独?我们都是彼此独立的个体,我怎么能把你留在这里。”
“去做你想做的,喜欢做的事情吧,我会在另一个地方好好地注视着你的。”

他生日会那天,她坐在观众席上,聚光灯下的面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耳边的尖叫欢呼排山倒海,她挥着call棒和他们一起万人合唱,她爱的人在舞台上闪闪发光。
这红海,拥你置顶,而我,何其幸运。

【磊千】奔向所爱

• 是甜饼
• (这位女友粉请认真地反思一下你的行为
• 他们真可爱!我推的cp天下第一!!!




电话在响了四声后被接起。

“喂?”

带着笑意的,尾音微微上扬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入他的耳中。

“喂。”

那是清冷的,尾音微微落下的,像把小钩子一样在心底撩拨了一下的声音。

“下戏了吗?我看到你的新剧照了,小王子你也太帅了吧,军装什么的好撩啊,看的我都心动了,这位先生我跟你讲,睡不到易烊千玺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过分帅气是犯法的!”吴磊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等红灯,假装激动地加重了几个字的音调,眼里满是笑意。

“……噗,”对面传来一声轻笑,他都可以想象到他的小王子笑起来时颊边梨涡可爱的形状。

“收起你的彩虹屁吧,又不是没睡过,没事少看微博多看剧本,”易烊千玺坐在保姆车里,怀里抱着iPad用小号刷微博,耳朵上挂着耳机和男朋友打电话,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吴磊笑着讨饶,红绿灯变换颜色,手中的方向盘也随之转了个方向,“对了,我明天休息,今天晚上打算回趟家,你要来吗?”

“我们已经有半个月没见面了,我真的很想你。”吴磊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可怜的味道。

“今天?”易烊千玺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可是……我明天要去彩排,我们的那个周年演唱会……”

“那好吧,”吴磊的声音明显地低落了下去,像只被主人拒绝了出去玩请求的可怜巴巴的大金毛,还是耷拉着耳朵的那种,“那你今天记得早点休息,月底还有个综艺吧?别太累了。”

“……好。”

易烊千玺回到家里已经是十点半了,和助理道别后他背着包上了楼,三只猫咪因为他最近的工作太忙而被送到了朋友家寄养,家里也没怎么好好装修过,猫爬架可以算是仅有的几件装饰了,自从他大一那会儿和吴磊确定了关系以后就经常跑到他家住去了,忙起来的时候就是片场、吴磊家、学校三点一线,自己这房子就这么搁下了。

客厅的灯是可以调色的,当时买的时候也没看仔细有些个什么颜色,易烊千玺把背包扔到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灯,一抬头发现是绿色的。

什么玩意……

内心有点想翻白眼的冲动,但突然又想到,这是那家伙的应援色。

啧。

易烊千玺扑到沙发上趴着,皱着眉,心里有些烦躁,对工作的责任心要求他现在就去洗漱睡觉,明天早上有精神和两位成员一起商量八周年的表演;对男友的偏爱心又在怂恿他去找那已经半个月没见过面的男朋友睡一觉,或者陪陪他,聊聊天叨叨嗑什么的。

手机提示音在耳边响起,易烊千玺看了眼消息提醒,是吴磊发的新微博。

“长夜漫漫。”

配图是从窗边拍的一片夜空,和一轮明月,右下角有一点白白的东西出镜,易烊千玺想了想,那好像是上次吴磊开见面会时他送的祝花。

行呗。易烊千玺磨了磨牙,这不就是在暗示他一个人太寂寞了吗,半个月不见还学会耍新花样了。

易烊千玺翻身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从包里抽出口罩戴上鸭舌帽,钥匙往兜里一揣拿起手机就跑了出去。

虽然是深夜,但还有出租车在尽职地工作着,没多久他就拦住了一辆,上车后易烊千玺考虑了一下,还是报了吴磊家附近一家火锅店的名字。

夜晚的北京城还是有点堵,易烊千玺对此已经习惯了,他将口罩拉到下巴处,躲在阴影里微阖着眼,路灯的光亮在他身上掠过一道道奇形怪状的影子,街上喧闹的声音透过车窗的一丝缝隙溜了进来,在他耳边留下芸芸众生的气息。

而他在奔向所爱。

下了车,易烊千玺重新带好口罩,扫了两眼方向,拔腿就跑,从这里到吴磊的住处还有一段距离,初夏的暑气在夜间仍然存在,他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心脏在胸膛左边扑通扑通地跳动,夜风从宽大的T恤中穿过带来一丝凉意,明明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影响到明天的日程,但他的心情却还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哈…哈……”易烊千玺气喘吁吁地站在吴磊家门前,看了眼时间,已经是11:26了,做了个深呼吸平复心情,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咔嗒。”

“嗯?”

易烊千玺惊讶地看着推着门的吴磊,而对方同样也惊讶地看着他。

“你这是要出……唔!”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是爱人的到来一样猝不及防。吴磊一把将易烊千玺拉了进来,反手带上门,将人压在墙上亲吻,一只手按在他的后脑处,一只手掐着他的腰。易烊千玺微微仰着头,手抓着他的胳膊,吴磊的攻势来的迅猛又急切,两人唇齿之间满是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的啧啧水声。

易烊千玺气还没喘匀,被人压着亲了这么一会儿都快背过气去了,手拍了拍吴磊的胸膛,可那家伙却当没感觉到似的,放在腰上的手还有往衣服里伸的架势,易烊千玺气得直接掐上了他腰间的软肉,反手一拧--

吴磊明显地抖了一下,勾着他舌头的那块软肉一时之间也没了动作,易烊千玺趁机推开了他的脸,拉开一点距离大口地喘着气,暧昧的银丝从两人唇间断裂,乖顺地趴伏在易烊千玺的唇角。

“干嘛一上来就……!我跑的都快累死了!”易烊千玺气哼哼地抱怨着,拍了一下吴磊放在他腰上的胳膊。

“我太开心了嘛,”吴磊无辜地看着他,“好想你,这是给我的惊喜吗?”

易烊千玺没好气地道:“不是!是惊吓!”他推了推吴磊,牵着他的手往客厅走去,“今天是过来陪你的,我明天还有工作呢,我要洗澡,去给我拿衣服。”

吴磊跟在他身后黏了上去,从背后环抱住他,低下头埋在他颈间胡乱蹭了蹭,“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你啊!刚刚还准备去你家的,没想到你就来了,我们俩这么心有灵犀!”

“别蹭了,有汗,”易烊千玺推了推他的脑袋,“再说也不知道谁大半夜的发那种微博,你干脆直接说‘一个人的晚上好寂寞啊想要你来陪我’得了。”

“所以你这不就来了吗,”吴磊在他侧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我男朋友这么棒的。”

“行了行了,你好烦,”易烊千玺拖着只大型犬艰难地走着,“下来,我要去洗澡。”

吴磊眼睛一亮:“那我们一起!”

“做梦。”

易烊千玺打开了淋浴头放水,夏天的衣服简单又少,三下五除二地他身上就只剩下了一件T恤。

吴磊敲了敲门,“洗了吗?我给你拿了睡衣,浴巾还在原来的位置。”

此时雾气已经差不多弥漫了半个房间,易烊千玺拽着T恤下摆脱下衣服,转身向淋浴间走去,随口喊了句“你放门口就好,我待会洗好了自己拿。”

水声掩盖住了房门打开的声音,易烊千玺站在蓬蓬头下,将被打湿的刘海捋到一旁,忽然被身后的一双手抱了满怀。

“你!”

“我想要你。”吴磊轻柔地咬着他的耳朵,含糊的声音在耳边吹着气,一双手在他腰上肆意地抚摸着,“就一次好不好?就一次,求你了嘛。”

可怜兮兮的声调让人听了还真没法拒绝,易烊千玺转过身,手扒拉着吴磊的衬衫领口,沾了水的衬衫勾勒出他美好的肉体,在亲上那人柔软熟悉的双唇之前他恶狠狠地说道:

“就一次,不准多。”

水声沥沥。

易烊千玺没骨头似的靠在吴磊身上让他给自己吹头发,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眼周红红的,没扣好的睡衣露出锁骨上的几个吻痕,手指上还有某人留下的浅浅牙印,吴磊低下头跟他接了个不带任何情欲的吻,面上满是餮足的笑意。

易烊千玺又打了个哈欠,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话语拖出一丝撒娇的味道:“好了没啊我好困啊……”

吴磊按住他,在唇角落下一个轻吻,“还没呢,别闹,头发不吹干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疼。”

“还不是你弄的,”易烊千玺哼哼唧唧地道,“还就一次……骗子……”

“我要是真的只有一次的话不就太没用了吗,再说你不也是很舒服?”

“滚滚滚,”易烊千玺打了他两下,力道轻的跟小奶猫挠的没什么区别,“就是骗子,以后再也不信你的鬼话了。”

“是是是,我错啦,”吴磊摸了摸他吹的差不多了的头发,将人一把抱起来搁到床上,“行了,睡觉吧小祖宗。”

空调的光亮随着灯光一起关掉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窗帘只留了一丝缝隙,也透不出什么来,易烊千玺翻了个身钻入吴磊怀中,四肢熟练地缠了上去,头埋在吴磊颈间沉沉地睡了过去。
吴磊在他的发旋上留下一个轻吻,低声道:

“晚安。”

宠物店的猫舍

*1
(大概是(并不会出现的)社畜泉x宠物店员工岚
从去年到今年我终于开始写了!!!
开始写的时候想起来我家养的是狗(。



当鸣上岚从宠物店下班回到家时,发现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和自家小喵玩得正开心的一只俄罗斯蓝猫。

看到正主回来了,小家伙也没有害怕,反倒是好奇地盯着他看,鸣上岚伸手把小喵捞进怀里,在它背上摸了摸,蹲下身去对着俄蓝柔声说道:“小家伙,你的主人不会就住在我家附近吧?怎么会不小心就跑出来呀,要不要在人家这里吃顿晚餐呢?”

俄蓝当然是听不懂他的话,猫咪喵喵地叫着,翘起尾巴眯着眼睛蹭他的手。

小暹罗本来还舒舒服服地窝在主人怀里蹭着撒娇呢,一看到新认识的小伙伴居然也向自家主人撒娇,顿时气的炸了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啊啦,小喵乖,这样不礼貌哦,”鸣上岚马上收回了手想要去安抚怀里这只,却被不领情地一爪挥开。小喵挣开了他,跳到地上弓着身体示威似地看着俄蓝,对方却一脸高傲地对它置之不理。

这时恰好门铃响了,鸣上岚只好先放弃调和它们俩的战争,用那只没摸过俄蓝的手挠了挠喵喵的下巴,匆匆跑去开门。

门外是位英俊的灰发先生,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整整齐齐地折到了手肘处,水晶似的蓝色眼睛正冷淡地盯着他。

鸣上岚只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心里猜测着,如果他待会开口的话,应该是比较冷漠的那种?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鸣上岚摆出职业微笑问道。

“您好,我是濑名泉,刚搬来您的隔壁不久,今天冒昧来打扰实在抱歉,不过我家的阳台窗户开着,而我的猫……它好像是跑到您家里去了。”

“不好意思,是那只俄蓝吗?”鸣上岚侧开身,露出两只仍在对峙着的猫咪。

“啊……blue,”灰发先生……不是,那位叫做濑名泉的先生喊了它一声,而blue早就跑了过来,在他的脚边打着转。

濑名泉把blue抱了起来,对鸣上岚礼貌地点点头,“打扰了,谢谢你。”

“不用谢不用谢,blue和小喵很有缘呢,居然没有打起来,所以没什么打扰的,”鸣上岚笑着摆摆手,“那再见咯,隔壁的先生。”

“再见,”濑名泉微微颔首,话音刚落,怀里的猫咪也跟着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

“噗,blue也再见,”鸣上岚微微弯下腰笑着对猫咪挥了挥手,然后带上了门。

濑名泉拐了个弯,拿出钥匙打开隔壁的房门,blue从他怀里跳出来,一溜小跑地跑到自己的窝里趴下来,无辜地瞅着他。

濑名泉走到餐厅倒了杯水,靠在桌旁斜着眼看它:“现在知道错了?”

blue“喵”了一声,尾音打着转儿地低了下去。

“隔壁那位……好像在哪见过?怎么感觉好眼熟,还有说话的腔调也是,”濑名泉思索了一会,有些苦恼地放弃了,“算了,有印象的话下次见面应该会想起来,至于你,”濑名泉蹲下身微笑着揉了揉它的头,“blue,今年还没有打疫苗吧。”

blue杏仁形的翠绿色双眼里一片茫然。

一墙之隔的鸣上家,小喵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细长的四肢完全伸展开,优雅纤长的很是好看,鸣上岚从阳台关门回来,叹了口气:“真羡慕你呀,为什么猫咪怎么吃都长不胖……人家还得节食健身……”

鸣上岚把它抱在怀里,捏了捏它的肉垫,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小喵真是太可爱了……猫咪的肉垫简直就是人间宝物。”

小喵的尾巴扫过鸣上岚的手臂,在他怀里动了两下,爪尖都冒了出来,大咧咧地搭在鸣上岚的手指上。

“指甲都长这么长了,明天去店里剪个指甲好了,”鸣上岚捏着它的爪子,仔细地看了看,然后把它抱起来放到地上,自己则飘去了厨房,“好的决定了就这样吧!人家要去吃晚饭了好饿~小喵晚上就吃罐头吧,方便简单,耶。”